康保县来了个北京好“兄弟”

总人口27万的康保县是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在河北省十个深度贫困县中扶贫任务最艰巨。一进入康保地界,只见车外延绵不绝的大草原。康保东、北、西三面与内蒙古接壤,平均海拔1450米,高寒干冷,属“燕山太行山”集中连片特困地区。

2020年的10月中旬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来到河北省西北部坝上的康保县,当地已降过今年第一场雪,开始供暖,夜里气温低到零下七八度。

这个时节坝上草场大面积凋萎,猎猎寒风也颇有力道,但康保宾馆朴素的小楼前却停放了很多北京牌号的车子。记者在康保采访的一天里,就遇见到康保县对接扶贫工作的朝阳区发改委、朝阳区小关街道等数个北京市的单位。

作为北京市朝阳区援助康保县的扶贫干部,刘镇平2019年底来到康保县,挂职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。刘镇平出生于革命老区江西瑞金,有过15年军旅生涯,他认为到艰苦地区扶贫,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报效祖国。

“这里之前穷到什么程度呢?老百姓吃不起三顿饭天天两顿饭,上午10点左右一顿饭,下午四五点钟日落之前吃晚饭,早晚吃的基本上都是土豆、莜面。即使现在脱贫了很多老百姓还保持这种习惯。还有一些贫困村村民太穷,不少人娶不上媳妇。”刘镇平说。

“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。春天刮出山药籽,秋天刮出犁底层。”当地民谣道出了康保自然环境的恶劣,也道出了康保深度贫困的缘由。地处冀蒙交界“坝上高原”的康保,气候高寒干旱,土地贫瘠,全年域内平均气温2.1℃,水资源缺乏,是河北省唯一的无河县。

自然生态条件严重制约了康保社会经济发展,2013年底,康保的贫困发生率为36.04%,全县贫困人口8.8万,326个行政村有一半是贫困村。当地人口大量外迁,农村空心率达70%以上,留守人口平均年龄67岁。

只有在每年的七八月份,坝上最好的季节里,蓝天绿草鲜花的草原风光才显示出康保的美丽一面。康巴诺尔湖边,近万只遗鸥翱翔嬉戏,康保也因此被称为“遗鸥之乡”。

朝阳互助幸福院活动室,老人们在聊天、看电视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李慧敏摄

位于康保最南端,距康保县城50多公里的土城子镇,登记人口1.5万,常住人口仅4345人,村庄空心率最高的村达80%以上。此前,该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294人,贫困人口平均年龄65.5岁。如何让这些留守老人安享晚年,是当地扶贫工作难啃的硬骨头,也是扶工作的重点。

2018年,北京市投入1200万元,帮助土城子镇在镇上建起了占地近80亩的互助幸福院。2019年6月该院正式投入使用,为200位年满60周岁的老人解决了居住和养老问题。

傍晚时分,记者随刘镇平来到土城子镇朝阳幸福院,一排排簇新的平房立在道路两侧,白色的墙壁整洁利落,窗子里透出温暖的微黄灯光。每一户房间的使用面积在30多平方米,厨房、卫生、火炕、暖气、自来水等设施一应俱全。

在一位住户家中,记者看到,左邻右舍五六个老人都聚在房主的屋子里唠嗑,有的老人还端着碗,边吃晚饭边聊天。老人们笑着告诉记者,这样住在一起,大家走动方便,有人一起唠唠家常不觉得日子冷清。一位70多岁的老婆婆告诉记者,她老家村子就在附近,农忙的时候骑着电动车回家收种庄稼,什么都不耽误。

“俺们在这里住不要钱,就是交点电费。这里做饭、烧炕都是用电,很干净,在俺村子里,做饭烧锅烧的是莜麦秆,还要用吹风机打火,拉风箱,可不容易。”老婆婆爽朗地笑道。

比抱团养老更有意义的是,土城子镇互助幸福院具备可持续的运营模式。据了解,在幸福互助院项目中设计了615kW光伏电站项目,年收入达72.16万元,其中70%用于公益岗位工资支出,解决了幸福互助院的经费问题。

刘镇平挂职后多次来到土城子镇互助幸福院询问需求、帮助解决困难,并联系北京市朝阳区一些单位,为幸福院捐赠了消防设施、文化娱乐活动室设备、电视机、健身器械。

除了镇一级的易地安置项目,康保县级政府还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易地搬迁。位于康保县城的怡安小区,是河北省最大的集中安置区之一,2019年底圆满完成搬迁安置任务。该小区拥有利用各级扶贫资金建设的90余座小高楼,搬迁安置规模涉及83个行政村两万多人,占全县集中安置规模71.6%。

截至2019年底,康保县建成66.7万平方米8883套安置房,11801户29315人全部完成易地扶贫搬迁。

与土城子镇互助幸福院一街之隔的土城子镇中心卫生院,是朝阳区重点帮扶的项目。

2018年,朝阳区投入200万元,利用原土城子煤矿医院实施改扩建,配备了数字彩超、心电图、AED等诊疗设备,建成现在的中心卫生院。

来到康保以后,刘镇平看到这里医疗条件仍然比较落后,一回到北京,他就去朝阳区各个单位,卫健委、民政局、医管局等,一家家去请求帮扶。“我问能不能利用现在先进的网络技术,把北京最优质的医疗资源对接到康保。朝阳区的单位都很支持,就过来调研考察,前后也就一周多的时间,就把这事给定了,就在土城子镇中心卫生院建起了线上诊室与远程会诊中心。”刘镇平说。

在卫生院一楼,记者看到,“线上诊室”“远程会诊中心”分别设置在两间诊室内,这里每天安排北京三甲医院的医生线上接诊。康保县、北京市的医疗专家,都可以通过远程会诊、线上问诊等方式,为当地患者看病。

土城子镇中心卫生院院长陈海平介绍,他对一位通过远程会诊治愈的肺病患者印象深刻。疫情期间,一位四五十岁的男性病人,因肺部感染拍了3次胸片,显示肺部有5厘米肿块,卫生院医生怀疑其胸部肿物为肿瘤,建议到大医院去看看,但病人腿部残疾,又是贫困户,没有条件去外地。于是,卫生院通过远程系统请北京专家线上会诊,专家初步排除肿瘤,建议先用消炎药输液治疗,一周后,病人基本康复。病人住院20多天一共花了2700多元,经贫困户事项报销后,病人只需交费50多元。

“现在不仅本镇的村民来这里看病,附近乡镇,以及张北县、沽源县的一些患者都会来我们院就诊。”陈海平自豪地告诉记者。

“因为本地条件差,康保县教育人才流失严重,近一点的去张北、张家口,远的还有去衡水中学的,很多优秀的人才都走了。这样一来,很多家长也把孩子送到外地去上学。”刘镇平对记者说。

2019年底,朝阳区支援建设的康保县朝阳希望小学建成,今年9月,孩子们搬到新学校上课。

“学校一共1700多名学生,有600多名是易地搬迁户的孩子,其中170多名学生是贫困家庭孩子。”康保朝阳希望小学校长刘著明告诉记者,“原来我们学校很小,只有一个小水泥操场,都不敢让孩子们踢球,怕孩子摔倒受伤。现在不光面积扩大到50多亩,条件也好多了,建有图书室、音乐美术教室、标准化操场,以及室内仿真溜冰场(用特制塑料代替线万元的VR教室也已投入使用。”

在位于教学楼顶层的室内仿真溜冰场,记者看到,几个小高年级学生在体育老师指导下,正欢快地在冰上滑行。体育老师告诉记者,张家口市青少年冰上运动发展比较好,市里每年都会组织冰上运动比赛,他们学校也是参赛队伍之一。一位六年级的男生,因为运动和害羞,面对记者时脸涨得通红,沁着密密的汗珠,小同学告诉记者,“我们都很喜欢溜冰,之前都是去外面的冰场练习,学校的冰场建好后,训练就方便了。”

尽管土地贫瘠,但康保风能和光能资源丰富,全年日照时数达3100小时,具备780万千瓦光伏发电开发能力,光伏发电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刘镇平介绍说,为了提升优化当地产业发展水平与结构,4年来,朝阳区精准扶持康保光伏产业,共投入资金26784.37万元,实施项目85个。引导企业到康保发展,引进落地企业14个,吸引投资26017.4万元,帮助贫困人口实现就业9146人。

截至目前,康保县累计建成村级和分布式光伏扶贫电站253个,装机容量8.3万千瓦;建成集中式光伏电站5个,装机容量10万千瓦,年收益1.35亿元。195个贫困村实现光伏扶贫全覆盖,带动1.7万户贫困户稳定增收。

此外,通过消费扶贫,康保的胡麻油、亚麻籽油、蘑菇、莜面、鸡、牛羊肉等农特产品,在北京都实现了不错的销售。利用北京消费扶贫中心、朝阳常营消费扶贫分中心和832扶贫网络平台,先后帮助康保的乾信、康盛、康龙、康朝骅有机蔬菜等企业销售农特产品,累计销售额31347万元,预计带动贫困人口20073人。

谈及未来防止返贫的长效机制,刘镇平说,“我们也在考虑长效机制的问题。根据当前国家政策,我们是四不摘(摘帽不摘责任,摘帽不摘政策,摘帽不摘帮扶,摘帽不摘监管),朝阳对康保的对口支援措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。”

“必须要扶上马送一程。”刘镇平爽朗地笑道。 “事实上,我们现在就很注意,对康保的扶贫是造血而不仅是输血。比如消费扶贫,我希望康保的农业产品等销到朝阳、北京后,未来在完全市场化条件下也能持续下去。”刘镇平说,他正在为康保农业产品引进“三品一标”认证的事忙活,就是让康保的产品有标准、生产更规范,适应市场规律。

刘镇平介绍,下一步将会同朝阳区有关部门加强扶贫产品认定,扩宽销售渠道,健全长效机制,努力实现北京居民买到好东西、扶贫产品卖出好价钱、产销对接形成好机制、贫困群众增收有好路子、社会参与有好平台。

“扶贫要扶志、扶智,我一直强调我们不养懒汉,除了教育、医疗高层次人才加强与北京交流学习外,对于普通农民,我们也举办了多种培训班。”刘镇平说。

据了解,朝阳区为康保县康朝骅蔬菜种植有限公司、河北恒太皮具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劳务实训基地共培训技术工人230人,其中贫困劳动力169人,带动46名贫困户就业增收。

“易地搬迁那会儿,有的村民刚搬来县城时,把家里的猪也牵来了,300多斤的猪就养在卫生间里,说要留到年底再卖。后来在扶贫干部的反复劝说下,才及时给卖掉了。还有的村民不习惯上卫生间用马桶,还要出去上厕所。”刘镇平说,“现在,这些现象都已经没有了。康保人对于下一步走向小康都满怀信心与渴望。”

文化生活方面,2006年,康保独特的戏剧“康保二人台”被国务院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康保也被誉为“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“中国二人台艺术之乡”。

“我们目前也在打造并向北京等地推介二人台等康保文艺艺术,未来物质上富裕了,康保还要在精神上摆脱贫困,让群众有更好的精神文化生活。”刘镇平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